新华网连线湖北一部隔离病房手机的自述二

鸿升酒店网 连锁品牌 2020-05-08 22:13:37 0 病房  病人  他们  

  大家还记得几天前那部来自武汉隔离病房的手机吗?  我就是那部手机,可能有很多人已经听说过我的奇妙故事。

一周时间过去了,我现在仍使用“E1区5楼污染区手机”名字工作着。新来的一个兄弟成为温柔护士的专宠,我呢,仍继续被那些“粗放”的男医生们使用着。

  隔离病房的污染手机  经过一周的磨合,医护人员们的工作渐入佳境——  他们摸清了所有病人的基础疾病用药情况;有计划地安排了病人胸部CT及新冠病毒核酸的复查;开展了血气分析、咽拭子取样等操作;用隔离病房的电脑下达着准确的医嘱,书写了完整的病历;最最关键的是,他们相互之间终于熟悉了,不用盯着对方防护服上的“艺术字”认名字了。

  我也越来越适应这场“战斗”了,通过我传递的医嘱信息开始慢慢减少,对病情的讨论开始渐渐增多。

  最近25床病人被频繁讨论。

我仔细收集了他的资料:77岁男性患者,因“咳嗽伴发热十余天”入院,先天性聋哑,有慢性支气管炎病史。

医疗队对这个患者进行了仔细分析,考虑缺氧导致消化道功能减退可能,水及营养物质摄入不足。

组长及队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25床今天高钾高钠血症,已经给予处理,密切关注复查结果!”  “25床营养不良,高渗脱水!可以适当补水!”  “让病人自己多吃点,口服补液。

”  “开点肠内营养给他喝,有的味道他一定喜欢。

”  “我觉得沈华老师的建议可以,挑选口感好的哦!”  “先放个胃管试试?”  “明天尝试放一下鼻肠管,及时观察插管效果!固定好一点可以用几天!”  “袁哥,我来配合你!”  ……  他们决定实施一个“不让一个患者饿着”计划,主要由三位副主任医师具体执行。

这个计划中,所有医生都承担了不小的感染风险。

说到这儿,我想这几位平时对我不那么“温柔”的医生应该被提及:南京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袁受涛、南京市第一医院急诊科沈华、南京市溧水区人民医院黄刚。

  通过网上的信息,我发现其中隐藏了一个高手。

南京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袁受涛是盲法鼻空肠管放置的推广专家,该技术曾获“2019年江苏省新技术引进二等奖”。

用通俗易懂的话来说,这一技术不借助器械,凭手感及经验,借助胃肠道蠕动将一根鼻肠管经鼻、食道、胃置入空肠中,全长近100cm。

  听起来很酷哦,果然是藏龙卧虎的队伍!  2月17日上午10点,这个战斗小队进入了隔离病房,穿得像“大白”一样。

  他们辅助病人右侧卧位,两人安抚患者,主操手将导管经鼻腔送入胃部,后通过指腹感受导管传来的蠕动,缓慢推送,终于将导管顺利置入患者的十二指肠,长度100cm。

医生们判断导管在位后,由护士妥善固定了管道,试着注入了100ml温开水,整个过程非常顺利!  沈华通过鼻肠管注入温开水  操作结束时,我明显感到了他们呼吸急促,双腿不由自主地轻微抖动。

他们匆匆离开隔离病房,背影不再像进入病房时那样精神了,似乎有些疲惫……  “不能让一个病人饿着!”这是个多么朴素的愿望,却需要这些前行的勇士竭尽全力!(南京市第一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沈华)。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